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周的博客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曾是一种生活方式  

2013-06-18 11:10:59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

诗曾是一种生活方式 - 周周 - 周周的博客

 

      中国原本是个诗的国度,诗与这个国家一样古老,穿透了整个漫长的编年史。诗曾是一种生活方式,不仅是阳春白雪的文化消费方式,同样是下里巴人的自我娱乐方式,只要听听那些饱含着情感和生活气息的山歌民谣就可确证。

      一代枭雄曹孟德挥师南下,对月当空,横槊赋诗。相隔上千年,在故乡河南项城等待东山再起的枭雄袁世凯,同样以诗明志,留下了“野老胸中负兵甲,钓翁眼底小王侯”这样的诗句。天纵之才李白借诗消愁,亦借诗笑傲王侯,杜甫则借诗见证他的忧患人生,更是见证他亲历的大唐时代的盛衰转折。

    那些赋有才华的诗人和他们的诗篇穿透千百年的时空,藏之名山,传之后世,为一代代的人所吟诵、记忆,而绝大多数的诗篇则已湮没无闻、渺不可寻了,但是对于作者当时而言,那些诗仍是有意义的,那是他们的一种生活方式,构成了他们日常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如果没有诗,没有这一精神生活方式,我们可以想象,千百年来这个古老的民族将活得更加无聊、无味、无趣,诗给这个象形文字的民族带来了生命的释放和自由。

    人们以诗送亲友、寄性情、摹山水、言志趣,诗中没有黄金屋,诗中更无颜如玉,但诗中有感情,有个性,有人类对美好事物的真诚向往和肯定,诗中有人生的记忆,有时代的痕迹。

    直到20世纪中叶,诗的时代已渐渐远去,政治领袖还在借诗言志,自抒抱负,知识分子也要借诗来传达内心的曲折,无论标准的格律,还是新创的打油。一代史家陈寅恪留下了大量旧体诗,如果不借助可靠的注解,后人已无法真正读懂了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诗曾是一种生活方式 - 周周 - 周周的博客

 
    诗是个体的,在个体长期以来遭到普遍压抑的中世纪长夜中,诗成为一种寻求个体内心自由和安息的方式,可以婉转地叙说心曲、吐露心声,可以上天入地、苦苦求索,可以飞扬跋扈、粪土当年万户侯,也可以凄凄惨惨戚戚,在审美和想象中给缺乏超越性的生命带来暂时的安慰。诗在中国数千年吟唱不绝,全部的秘密就在于它曾经是一种生活方式。

    “桃花潭水深千尺,不及汪伦送我情。”这样的诗曾是他们的生活,生活与诗是合一的、高度融合的。今天,我们已被抛在一个短信、微博、微信的时代,那个诗的时代几乎不可抗拒地消失了。

    《民谣》中“酒中长”一语直指今日之病:

    “整党整风日夜唱,小民无事即上床。夫妻私语苦更短,支部会议酒中长。”

    《荷梗》:“铮铮硬骨独支持,结子开花仍虚心。勿乞艳蝶与共舞,清溪绿叶蛙低吟。”

    《五月槐花香》——“五月槐花开,满树雪一样。农人收麦忙,孩子喜洋洋……同伴细采摘,转眼已盈筐。水煮食鲜嫩,晒干咀嚼香。邻人孩儿小,分些全家尝……”

    

诗曾是一种生活方式 - 周周 - 周周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