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周的博客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古代文人的妓女情结  

2013-12-01 09:50:47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追根溯源,在中国传承千百年来的文学作品中,无一不凸显着一个主题,那便是“人”。中国文化的主题是人,是男人和女人的一切,以及相关的一切。青楼文化,在我国是很有渊源的。在古中国,南京文庙的那条秦淮河,承载了多少学子和歌妓的欢笑和泪水。那时,怡红院之类的娱乐场所,也经常建在诸如文庙的附近。当时的青楼多半是文人雅仕们的聚贤之所。饮酒作乐必有红袖添香,而且多有失意文人投在了妓女的怀抱,那是他们逃避世事的栖息地,其实亦是一种反抗!

    那么文人的定义,又着实有些让人头痛。历史上,文人的真正来由应是西汉武帝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儒门弟子自此便得了这么一个优雅的称号——文人!历史总是在泼妇的骂街声中进步的。如是的定义总是难以让人信服,进而心服,我也不服。难道前秦各家,辛苦了一世,连个文人的名分也没有吗?他们不是文人是什么?旁门左术吗?我想老子是可以无所谓的,李斯先生是肯定会拿着下此定义人的脑袋挂在咸阳的城门上,并批示,云“此无赖之徒,杀之不足惜!”公允的讲,所谓的文人,应该是指能识文断字,并且通过自身的努力,对人类精神领域有所贡献的群人。简单的说,文人就是在文化圈子里耕耘的人,如同当今的艺人,概念的定义如出一辙!

     回头再说妓女,似乎是读书人应当避讳的字眼,总是担心会侮辱了自己的笔头,甚而至于自己的思想,这是相当卑鄙的一种想法,也是一种极为不健康的心理状态。自古而今的所谓文人们,一味标榜孤傲,标榜高尚,像极了无根的云,只会漫无目的的飘,发些轻浮的感想罢了。实际上,我国古代妓女的来源主要有三种:一是打仗之中被俘虏的女奴;二是犯罪的男子被杀掉,女人则留下来供男人取乐;三是堕入红尘,被逼无奈,只好出卖肉体来维持生计的。妓女在中国的起源最早可以上溯到春秋战国时期。《坚瓠集》续集里说:“管子治齐,置女闾七百,征其夜合之资,以充国用。”管仲制齐,改革的举措中就有一项:允许专门的政府机关开办妓院,其收入充入国库,也就是说,最初的妓院是官办的,这大概可以算作中国历史上最早的国有娱乐企业了!后来,官府逐渐放松了对妓院的管制,把此种权利下放到了民间,允许私人开办妓院,仿佛还有合法的营业执照。同时又规定,私人开办妓院所得的收入必须同其他一切形式的收入一样,上缴“营业税”和“个人所得税”。于是,私人开办妓院便逐渐成了历史的主流。

    而这个时期,妓女的服务对象,既包括市井小民,又包括了达官贵人,甚至还有了些九五至尊的皇帝,同样,这其中也无可非议的包括了文人。自古文人多情,多情则悦女色。故曰:文近色,色近文;文人大都悦色,悦色不尽是文人;名愈高愈风流,才越大越放浪。当然这是就一般情况而言,谦谦君子、道学先生也自有人在。而文人们一旦同稍稍有些才华的妓女们结合,便会敷衍出一段段的风花雪月。而悠长的中国历史上,几乎所有的文人都曾与妓女有染!唐代多绯闻,有脏唐臭汉之说。杜牧“十年一觉扬州梦,赢得青楼薄幸名。”崔护见好女暗恋不已,发出“人面桃花”的咏叹。不幸的是刘禹锡,有美妓,却被某丞相大人设计夺走,为此仿照《四愁诗》“愤懑而作四章”。不过他也有过桃花运,在赴任姑苏途中,曾获当地两名乐妓侍寝,弄得他乐不可支,神魂颠倒,有道是“司空见惯寻常事,断尽苏州刺史肠”。千千万万的失落士人,又不甘沉溺,最终的桃源归宿依然多是女人的怀抱,有人说唐诗宋词的繁华都来自女子的胸脯,中国的文化就是风花雪月的文化,是男人书写女人的文化。确实是有道理的,《古诗十九首》中,多有吟咏妓女的诗作;《全唐诗》里有关妓女的作品包含2500之多;厚厚的一本《宋词》,多半都是写给妓女的……

    古代文人中,也许只有陶渊明的性情恬淡,采菊东篱,悠然南望,五六月北窗下卧,自谓羲皇上人。可他偏偏写了一篇《闲情赋》,论者以为“寄意女色”。甚矣哉,色之为物也!

    这种妓女情结的产生颇耐人寻味。我国古代的文人处在一种比较尴尬的地位。实事求是的说,我国古代的文人实质不过是一个寄生阶层。作为依附者,文人所能获得的一切,几乎都是来自统治者的赐予,他们自身除了文化知识,一无所有。他们企盼有外力的介入而改变自己的生存状况,所以这就使得他们既看不起女性,又奢想女性能给自己带来某些实际利益。他们需要借助女性的优秀来证明自己的优越地位,他们缺乏证明自己的信心和能力。

    依附心态和自卑情结作为文人阶层的集体无意识,经过长时期的积淀、强化,已经成为文人人格构成中较为稳定的组成部分,不会轻易地随着社会的政治变革而发生变化,在外界环境的刺激下,有时还有可能从潜意识上升到显意识。此其一。

    而作为单纯的文人,只有当他们依附于政治时,才能在形式上表现为强者。而文人通常的命运总是怀才不遇,他们沦落在社会底层,政治上的失意,对他们来说也就意味着经济上的窘困。但是,作为特殊的文化依附者,文人阶层对改变自己的现状又无能为力,他们在幻想借助“他力”的同时,又有意无意地掩饰自己的弱者地位,他们中的大多数都缺乏正视现实和反省自己的勇气。“当个人面对一个他无法适当应付的问题时,他表示他绝对无法解决这个问题,此时出现的便是自卑情结……由于自卑感总是造成紧张,所以争取优越感的补偿动作必然会同时出现,但是其目的却不在于解决问题。争取优越感的动作总是朝向生活中无用的一面,真正的问题却被遮掩起来或摒弃不谈。这是其二。

     我国古代文人骨子里生就了一种风流的因素,加之尊儒重文的宽松社会环境的允许,所谓的文人们便如同破了笼的鸟儿冲向各自“自由”的天空。“食色性也”,“饮食男女,人之大欲存焉”,圣贤垂训,人皆不免,只是文人比其他人更浪漫,男人比女人更激情罢了。梵高为了一个妓女,割掉自己的耳朵,属于西方的病态,在我们看来太不值得。好色也有文野之分,雅俗之别。杨铁拿女人的鞋当酒杯,一副下作相,让人感到恶心。顾恺之爱上邻女而不可得,便画影图形,以针刺其心钉在墙上,也真是卑鄙得很。

     观之于妓女,古今妓女的本质是不同的。在古代,从希腊到中国,妓女经常指的是一些有才华的歌妓舞女,与现在意义上的妓女是有很大不同的。青楼女子大多色艺俱佳,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,无一不精通,再加上她们不受礼教束缚,性情自由,所以倒活拨可爱得像个人了。不似今日的三陪小姐、发廊妹、站街女,只练得床上功夫和点钞技艺。

     由社会所决定,在男子想来,上等家庭的妇女而玩弄丝竹,为非正当,盖恐有伤她们的德行,亦不宜文学程度太高,太高的文学情绪同样会破坏道德,至于绘图吟诗,虽亦很少鼓励,然他们却不绝寻找女性的文艺伴侣,娼妓因乘机培养了诗画的技能,因为她们不须用“无才”来作德行的堡垒。她们不被社会所关注,在那种病态的社会,除了卖身,别无他计可寻,为了谋生,妓女们不得不想方设法吸引男人的眼球,而作为具有某种特殊身份的文人,在一定程度上不可避免的成为妓女们“追逐”的猎物,而妓女之于文人,甚而至于有些荣幸的意思在里头!妓女们赖以谋生的手段,最基本的当然是自己的肉体,而稍微高级一些的应该是有了些面皮,而层次最高的,最具有卖点的应当是不错的面皮加上一定量的才华。这才华包括琴棋书画,如果再能懂点风花雪月,便足以让所谓的文人们拜倒在她们的石榴裙下!

     更何况文人本身与妓女也有很多的相似之处。文人和妓女扯在一起,似乎由来已久,这并非有辱斯文,文人和妓女一度沦为下九流,是谓:七娼八丐九儒。要不然,白居易怎么会说自己和那个长安妓女“同是天涯沦落人”这自然不是无病呻吟。他们都是在卖身。文人卖文卖才华,卖那惊人之语,卖那洋洋洒洒的千古文章,以致卖得那“皆能歌柳词”,卖得那“洛阳纸贵”。妓女卖身,是卖她那小蛮腰,卖她那回眸一笑的千娇百媚,卖她那丰乳肥臀,卖她那温香满怀,卖她那红袖添香,卖她那莺声燕语……

     种种客观因素和主观因素的巧合,使得中国古代文人与古代的妓女们演绎出了许多的风花雪月,甚而至于缠绵悱恻的爱情!如董小宛与薛冒疆之结合;顾横波、柳如是则享受其贵妇生活于显宦家庭中,为后世所艳羡。爱情是一种完满的理想,所以人们才会追求。人们往往只会追求自己所没有的东西,所以文人追逐妓女,追逐的不是妓女本身,而是想从妓女身上满足一种爱情的浪漫与幻想!

     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。苏小小的香冢守在西子湖畔已经数百年,当年的穷书生阮籍也早已成了黄土,而来此凭吊的迁客骚人又何曾断过他们的足迹。“妾乘油壁车,郎跨青骢马。何处结同心,西陵松柏下”。又云:妾本钱塘江上住,花落花开,不管流年度。燕于衔将春色去,纱窗几阵黄梅雨。斜插玉梳云半吐,檀板轻敲,唱彻《黄金缕》。梦断彩云无觅处,夜凉明月生南浦。

古代文人的妓女情结 - 周周 - 周周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