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周周的博客

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光明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网络作家富豪榜,一碗虚幻的励志鸡汤  

2012-12-27 11:16:49|  分类: 引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网络作家富豪榜,一碗虚幻的励志鸡汤 - 周周 - 周周的博客   网络作家富豪榜,一碗虚幻的励志鸡汤 - 周周 - 周周的博客      网络作家富豪榜,一碗虚幻的励志鸡汤 - 周周 - 周周的博客天蚕土豆
 
 

 

2012年中国网络作家富豪榜公布,网络作家唐家三少、我吃西红柿、天蚕土豆,分别以3300万、2100万、1800万的版税收入,排在该榜前三位。前20位上榜作者在5年内获得1.77亿元的个人财富。(《华西都市报》11月26日)

所有成功人士的曝光,都容易成为励志鸡汤。在看到“网络作家富豪榜”中的名字与收入情况后,许多网友表示,自己不仅又相信文学了,而且开始认识到“码字”是多幸福的一件事。也有许多网友哀叹,人家“码字”码来了几千万,而自己“码字”却码不来一位女朋友,差距之大,令人唏嘘。

存在即合理。网络文学作为一种新的文学形式,能够出现在网络上并且受众颇多、市场繁荣,本身证明了网络文学的一定魅力和创作水平。网络文学能取得这样的成就,与以天下霸唱、唐家三少、我吃西红柿、天蚕土豆为代表的网络作家的辛勤耕耘有莫大的关系,他们每一个人都功不可没。或者直接可以说,没有他们,便没有网络文学的今天。

“网络作家富豪榜”之中的每一位写手,都曾经经历过寂寞或者落魄。当下作家的版税极低,如唐家三少者,也是从“千字一分钱”的低水平劳作中走出来的。我国的基本稿酬标准已经有12年没有修订了,即便12年间,CPI已经飘到了天上,房价已经“套牢”了大部分中国人,国家的贫困线标准已经提升到了每年2300元,版税的标准仍然是雷打不动。因此,我们必须要向将网络创作坚守到现在的所有作家致敬。

可是,“网络文学富豪榜”上那些疯狂的数字,也仅仅是一些符号。这些符号,就像他们的作品一样有些虚幻,有些缥缈。一者,网络作家的水平优劣并非是金钱和数字可以表示。比如说,唐家三少,在许多读者心目之中,可能是一位好作家,但是,其高产似乎也在说明玄幻小说的“不假思索”与“粗制滥造”。据了解,唐家三少是一位每天码字上万的“码字狂人”。因为量产丰富,有网友质疑过唐家三少的手为什么没有抽劲,是不是请了一个“加强连”在帮其码字。这些质疑,其实都是在质疑网络文学的低劣水平。这个道理就像,你不能用金钱来评价是郭敬明优秀还是韩寒优秀一样。

二是,与传统文学、严肃文学相比,网络文学比的是码字的速度。有速度,难免无内容。因此,网络文学多以所谓的玄幻小学类居。至于现实关照,则是少之又少。因此,网络文学之中极少有《白鹿原》式的史诗叙事,极少有如《蛙》一样对于当下政策的现实批判,也极少有《生死疲劳》那般对荒谬历史发展阶段的讽刺。当然了,文学只需要叙述,不需要阐释,可是,至少在笔者这里,我不能从那些在虚幻的道、魔、人三界之中找到一些实质性的批判精神与责任担当。

一言蔽之,则是,网络文学,仍然没有承担起“文章合为时而著”的社会责任。如此背景之下的网络文学创作,虽然帮助文学网站赚取了点击和广告费,也帮写手们赚取了比莫言的诺贝尔奖资金还要多的稿费,如唐家三少者,也在北京成功买了好几套大房子,但是,网络文学仍然是产业,而不能称之为艺术。因此,我们更习惯于将这些网络作家称之为写手,而不能称之为真正的作家。即便许多网络作家已经进入了那个连刘晓庆都能进的中国作协。

文学,无论是网络文学,还是现实文学,在当下对于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稿费的发放标准下,只能走向两极化:成功者,可以扬名立万,可以年薪7位数;而失败者,只能感慨岁月的无情。这是作家们必须要承受的生活状态,但是,文学作品,假如没有了现实关照,所有的作品只能味同嚼蜡。至于对社会有所担当,似乎也是一件极难的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